责任网_责任天下网_中国责任网.cn

热门关键词: 责任大使  中国责任  责任唐渊

责任联盟

更多
军营文化旗下栏目:

原老山主攻团政委、国防大学教授黄宏将军

来源:北京站      作者:贵州民族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5
摘要:责任天下文化院唐渊院长和黄宏将军亲切交流 黄宏将军重返老山 《贵州民族报》2018年4月26日 A4版 访谈背景 2 3年前,我曾策划、发起寻找老山魂大型采访活动,走进云南老山,走进麻栗坡烈士陵园,去寻找那场被人淡忘的战争,寻找那些被人们淡忘的英雄。在全国

责任天下文化院唐渊院长和黄宏将军亲切交流

 


黄宏将军重返老山

《贵州民族报》2018年4月26日  A4版

访谈背景

    23年前,我曾策划、发起“寻找老山魂”大型采访活动,走进云南老山,走进麻栗坡烈士陵园,去寻找那场被人淡忘的战争,寻找那些被人们淡忘的英雄。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了关于老山的系列文章,引起较大反响。老山主攻部队14军40师授予我“荣誉战士”称号,当年《南方周末》编者按刊文评价这一采访活动“给和平环境中的我们一次英雄主义的洗礼,不得不让我们想起一句老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追踪这些英雄,关注这支英雄的部队。

    习近平总书记对“英雄”作出了许多重要论述:“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他曾在多个场合表达对英雄的崇敬之情,努力推动全社会形成见贤思齐、崇尚英雄、宣传英雄、争做先锋的良好氛围。

    在岁月冲刷中,历史功勋放出耀眼光芒;在时代变迁中,英雄精神彰显永恒价值。让我们一起走进老山,走进这些人物的心灵深处。

 

84.2作战会议

 

你们的血肉之躯,撑起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殿堂

刘学文: 今年的4月28日,将迎来收复老山34周年。近年来,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自发来到麻栗坡,悼念烈士,重温老山精神。老山之战已经过去34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走进老山,走进麻栗坡烈士陵园?

 黄 宏:本月26号,我将第八次重返老山,祭奠烈士,重温老山精神,对我来说,这是我又一次精神的洗礼,灵魂的净化。这几年来到老山的人越来越多,据说达到过几万人涌进麻栗坡,你问我为什么作战过去34年了,还有那么多人惦记老山,怀念烈士,我想这不能不归结于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倡导的“传承红色基因”,在全社会大力倡导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的社会氛围,同时这也是对一段时间社会价值观发生某种偏离的一种群众自发的纠正,是对党内和社会上出现的腐败现象的一种有力批判。它说明老山精神有强烈的时代性和群众基础,它没有过时,永远也不会过失。

黄宏在战前动员大会上讲话

刘学文: 记得6年前,曾带领118团,即老山主攻团的100多个干部重返老山,当时,写下了非常感人的《祭文》,引起大家的心灵共鸣,能让大家分享一下吗?

黄 宏:这篇《祭文》是用烈士的生命和战友的鲜血写成的,我是言由心生。今天,您重提这篇祭文,我有必要摘录于此,请大家指正:   

 “28年过去了,硝烟早已散尽,记忆和思念更加强烈。今天,我们曾参加收复老山作战的战友们,聚集这里,向长眠的战友,送上深深的缅怀和崇高的敬礼!

     据说时光可以消磨记忆,岁月能够抚平伤痕,然而28年了,我们对你们的思念从未消减。小诗人石伟,俏皮鬼程江......你们灿烂年轻的脸庞,依然时时浮现在我们眼前。我相信有一种记忆能穿越时空,有一种怀念则弥久弥深。在心里,在梦里,老山永远是我们心灵的家园。
     据说这是一个崇尚金钱的时代,英雄已不再崇高,光荣不过是个传说。然而我们相信,无论潮起潮落,花开花败,而每天升起的却依然是光芒四射的太阳。张大权、孙思广、韦玉辉、陈小川、陈发川、韩跃奎......176个长眠于此的英雄,你们就是中华民族不朽的灵魂,你们的血肉之躯,撑起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殿堂。老山,英雄山,你永远是有良知的中国人心中不朽的丰碑。
     据说只有永久的利益,没有永久的朋友,据说青春易逝,不能永驻。然而,我却相信,战友的称呼超越时空。老兵不死,战火熔炼的青春永远燃烧。老山,我们心中的圣地,镌刻在胸中的丰碑,它就是光荣,它就是圣洁,它就是辉煌,它就是崇高,它就是我们心中不灭的灯,永远的魂! 
战友们,请相信,我一定会来到你们中间!”

老山主攻团政委黄宏

 

老山精神直到今天依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刘学文: 上个世纪80年代,那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岁月,中国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巨变,处于改革开放时代的年轻人,他们有着火热的理想,纯真的追求,然而一场战争让那一代人做出了今天可能是许多人都难以理解的选择,也正是那场战争从此改变了这一代人的命运。作为曾经指挥过老山作战的主攻团政委,如今,回忆起那段岁月,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是什么?

黄 宏:八十年代我国的社会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年轻人身边充满了各色各样的诱惑,迪斯科、录音机、喇叭裤一轮又一轮的时尚,考学、读研、办公司、出国潮,形形色色的机会,使年轻人心潮难平, 我们年轻的干部战士,却义无返顾地走上保卫祖国的战场。热带山岳丛林恶劣的气候和自然条件,多雨潮湿酷热蚊虫滋生,猫耳洞里40度的高温,80%的干部战士烂裆,小咬一盯就是一个包,流黄水十多天不消,更不用说双方的炮火你来我往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直到战斗打响前,我所在部队的每个干部战士的伙食标准只有九毛三分钱,在昆明买的包包菜,从昆明运到麻栗坡一大半都烂了,部队没有菜吃,就在田埂上挖鱼腥草,加点盐一拌就是一顿饭的菜。打下老山的当天,送上了一批软包装的高原巡逻食品,所谓的软包装罐头,一个袋子里面有三个小包,有米饭、水果,三个人分一包,战士们舍不得吃,非要留作纪念,我们不得不下命令让他们必须吃了。老山作战,因为是进攻战斗,越军依托着坚固的防御工事,正面是六七十度的峭壁,主要作战部队伤亡都比较大,我们全团伤亡五百八十多人,其中还有176个烈士永远地长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干部战士用血肉之躯,维护了祖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尊严。为什么我们的干部战士要承受这样的奉献和牺牲,那就是他们心中有一个更重的价值和责任,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此,他们甘愿做出一切奉献和牺牲。

收复老山后在老山主峰黄宏与团长刘永新

刘学文: “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理解万岁”、“祖国在我心中”这些当年叫响的口号至今回忆起来都仍令人激动。这些都是老山精神的具体体现。作为“老山精神”的倡导者和实践者,当年“老山精神”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来的?在当年,老山精神为什么会在全国具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黄 宏:很多人都问,老山精神是谁最先提出来的?作为一个时代的口号,它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精神,所以我不认为一定要考证出是谁最先提出的老山精神,它是老山作战军民共同创造的,它与我党历史上其它革命精神一样,是把我党优秀传统的革命精神与新的时代相结合,创造的革命精神,它在全国人民心中产生强烈的共鸣,因而能够在很短时间在全国人民中传播开,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收复老山之后,在老山主峰,干部战士曾经讨论过老山精神问题,当时的团副政委周忠仕曾经说,老山精神总有一天会在全国宣传开来,后来在给上级领导的汇报中,曾谈到过这个问题,但当时就受到领导的批评,说不要乱提口号,领导这样讲有他们的考虑,当时确实没有这样的提法。后来我在《解放军报》发表《作战归来的思索》系列文章时,曾有一篇是专门论述老山精神的,《解放军报》考虑再三,仍然没有把老山精神这个提法亮出来,而是用其它的词汇,如老山干部战士的无私奉献精神来概括,但后来随着老山热在全国的兴起,随着“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祖国在我心中”、“理解万岁”这些在老山流传的口号在全国风行,老山精神特有的内涵和本质也都被概括出来了,老山精神很自然地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承认,成为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宝库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认为,老山精神之所以能够在全国人民中产生如此大的影响,直到今天依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使其成为一种永恒,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老山精神所具有的时代性,在于它所彰显的中国共产党人崇高的革命理想,在任何时侯,任何条件下,我们都必须高扬共产党人的价值追求,无私奉献,勇于牺牲。

黄宏与战友在老山坑道中

 

继续为党的理论建设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尽一点微薄之力,不辱老山战士的使命

刘学文:老山之战结束后,您曾在《解放军报》发表了《作战归来的思索》这个总题目下的一系列文章,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共鸣,能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黄 宏:老山作战后,我先是调到军区政治部,参加了两山作战的政治工作总结,其后又调入原解放军政治学院,后与军事学院合并成立的国防大学。那时老山干部战士所表现的牺牲奉献精神,和我军的政治工作在新的条件下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如何促进军队政治工作的改革,引起了我的思考。早在1980年,我在军政治部担任宣传处长时,到所属的作战部队,尤其是扣林山作战部队调研时,就强烈的感受到有一个军队政治工作如何进一步解放思想,肃清“左”的影响,深化改革的问题。我们当时和军区政治部共同组织了“为什么扣林山作战多数‘后进战士’多数立功”的调研。老山作战是对我军政治工作的全面检验,联系我军政治工作的改革,我写了五篇内参,报到总政后引起了余秋里主任的重视,他亲自找我谈话,给予了肯定和鼓励,《解放军报》以《作战归来的思索》为总题,约我写了一系列文章,中心是联系老山作战的实践,反思军队改革的系列重大问题,前前后后发表了三十多篇,这些文章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国防大学李德生政委亲自找我谈话,并为国防大学出版社为我出版的《作战归来的思索》一书作序。近年来,很多读者都希望这本书再版。30年过去了,还有读者希望我把《作战归来的思索》进一步延伸思考,对军队建设面临的新形势新问题作新的思考和建议,我将响应习主席“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的号召,做这方面的努力。

老山作战中黄宏与战友在猫耳洞

 

刘学文:很多读者都十分关心老山之战结束后,您去了哪里?这么多年做了哪些工作?

黄 宏:老山作战后,我调入政治学院(后为国防大学)担任副师职、正师职教员,1990年初又被借调到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先后负责了中央苏东局势研究组办公室和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工作,1996年底,我返回军队,担任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同时负责全军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的工作。 我在中研室工作期间,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曾四次发函建议军队给予表彰。回到国防大学任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后,所在单位获三个三等功、三个二等功、一个一等功,被授予全国先进党组织称号,我本人6次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先后出版理论著述68部,四总部联合授予“全军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 2012年,中宣部为我出版理论家自选集。退休之后,我除继续担任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专家外,还用较多精力从事弘扬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工作,迄今已在全国各地博物馆举办了十二次个人收藏展,在中央美院等大学开办了中国艺术审美的系列讲座。新华社曾在采访中称,黄宏将军有三个人生:军旅人生、理论人生和文化收藏人生。我最近被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聘为学术指导委员,被全国多所大学聘为荣誉教授,继续为党的理论建设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尽一点微薄之力,不辱老山战士的使命。

老山作战中黄宏与其警卫员

 

向往崇高,崇尚英雄,仍然是我们这个社会不变的主旋律

刘学文当金钱至上的社会风气蔓延开来,社会生活出现许多病态,据我所知,许多上过战场流过血、有血性、有能力的作战指挥员都没能得到重用,如老山主攻营营长臧雷等等,这与会溜须拍马、会请客送礼的谷俊山之流形成鲜明对比,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黄 宏:前不久,我老山主攻团主攻营的排长任津平不幸因病辞世,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 我写了一篇微信谈到当年参加老山作战的36名大学生排长,1984年收复老山作战后全部离开了部队,我曾在我的文章里称,他们代表着军队的未来,我曾向总政余秋里主任建议,这批干部要很好保留,发挥他们的作用,所谓的学生官,他们受过系统的军事理论教育,又接受了实战的考验,应担当未来军队建设的大任。余秋里主任非常赞同,他曾说,这批干部应该在全军范围交流,很好地使用起来。但是遗憾的是,今天一看,36位大学生排长,除了牺牲的以外,其它的也都全部离开了部队,没有一个保留下来,其中包括最先攻上老山主峰的两位一等功臣曹杰和李为民,也都在连营的岗位上就转业地方了。老山主攻营的营长臧雷,1979年、1984年两次作战立功,对军队建设无比热爱, 曾经战伤瘫痪卧床,靠着坚强的毅力和锻炼,终于战胜伤残重返基层指挥岗位,他有开阔的视野和指挥的才干,却也在团的岗位上就离开了部队,与此成为鲜明对照的是,一个内地军分区管油料的后勤助理员,1988年首次授衔不过是个上尉的谷俊山,却靠着送礼不过十多年的时间就成了总后的副部长、中将军衔,这就是军队干部的劣币驱逐良币,相当普遍的逆淘汰现象。一段时间,军队上下出现的谷俊山现象,如果不是军委主席习近平以霹雳手段治军,坚决反腐,军队真的就不打自败了。真正应了那句古话;从善如攀,从恶如堕,要垮下去是很容易的,所以我当年的老战友张又侠被放到了关键岗位上,我为习主席的治军强军思想大声叫好。一个军队不讲打仗练兵,只讲送礼跑关系,这是最大的腐败。

后排站立者为118团团长刘永新(右)、副团长张又侠(左)、前排坐着的是118团前政委晏明亮(左)和黄宏政委(右)。

 

刘学文: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清除各种腐败现象,增强党和军队的战斗力,在这样一种背景下,重提老山精神有什么时代意义?昭示着什么力量?

黄 宏:我们今天弘扬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包括英勇奋战无私奉献、勇于牺牲的老山精神,是有十分重要意义的。老山作战34年过去了,每年这个时侯总有几万人涌入麻栗坡祭奠烈士,弘扬老山精神,这恰好说明了,向往崇高,崇尚英雄,仍然是我们这个社会不变的主旋律。习近平主席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的思想深得党心民心,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也再次说明了老山精神的时代性。

杨尚昆同志题词

 

刘学文:最近,您一直在忙什么?

黄 宏:最近,我受上海同济大学习近平治国理念思想研究中心的委托,拟主编一套《百年守望——中国共产党红色精神》系列丛书,初步规划一百本,即一百种革命精神,老山精神也将纳入其中,准备在建党100周年时推出。之前我已在人民出版社主编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系列丛书》十七本,这次我将与上海的理论工作者合作,对我党的革命精神作一个更为系统的整理,努力建立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建设宝库。上海市委宣传部和新闻出版局建议把出版工程做成一个包括了出版、电视、网络的多媒体工程。我已七十多岁了,仍将不遗余力做这方面的努力。

黄宏将军与战斗英雄史光柱(左)、陈洪远(右)。

 

刘学文:如果您要再写一本作战归来的再思考如何下笔

黄 宏:我们这些老一代的军人,虽然青春已逝,但是老骥伏枥,仍有壮心。我们对习近平主席的强军思想有强烈的感受和共鸣。我现在正在对我过去所写的《走向现代化的人民军队》和《世界新军事变革中的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进行重新补充和修订,对我前些年撰写的有关军队建设的十多个研究报告,以及我在中青网发表的关于军队建设的思考和建议,以及在网络上发表的针对军队腐败现象所写的军队建设忧思录编辑成书,为习近平主席的强军思想鼓与呼。

建党八十周年黄宏将军受到中组部表彰

 

 

   嘉 宾 介 绍

jiabinjieshao

       黄宏,1946年出生,1962年入伍,国防大学教授、少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 全军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研究中心领导小组副组长。三次参加自卫还击作战,曾为收复老山主攻团代政委、党委书记,立有三等战功。6次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和全军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撰写和主编理论著作68本,2013年中宣部为其出版《理论家自选集》。2017年,经中央批准,中国社会科学院与上海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聘其为学术指导委员、首席理论家。

 

主持人简介

 刘学文,资深媒体人、策划人,影响力英才(北京)国际文化发展中心秘书长,北京新时代乡村振兴文化发展中心主任,天下贵州人活动组委会秘书长,北京贵州商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贵州民族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站投稿   |   广告申请   |   链接申请   |   不良反馈
Copyright@2006-2020 WWW.ZERE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电话:13357182003(网站运营合作热线)    邮箱:1059030785@qq.com
京ICP备190037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701

  

责任天下文化院主办 中国责任研究院指导